华谊兄弟两年亏光上市来盈利

2020-02-08

  同时,深交所还要求华谊兄弟补充说明拟计提减值准备的各项长期股权投资及其他资产明细情况,包括减值迹象发生的时点、减值测试的过程、计提减值准备的原因,以前年度减值准备计提的充分性和准确性,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说明公司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

  并购身负巨额商誉

  今年元旦,华谊兄弟还公告计划卖出持续亏损的电影O2O平台卖座网4%股份,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此前还有公开报道称,华谊兄弟王忠军自爆曾卖画来解决流动性问题。

  加上2018年的亏损额10.93亿元,华谊兄弟两年将亏光2009年上市来到2017年累计的盈利48.56亿元。

  流动负债股权质押折射困境

  影视业正在生变

  深交所6日发布关于对华谊兄弟的关注函,要求华谊兄弟进一步说明导致本期业绩大幅亏损的原因,包括各业务板块的经营业绩以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长期股权投资和其他资产减值准备的具体情况。

  实际上,华谊兄弟早年并购频频,其2017年报显示,当年年底商誉为30.50亿元,占总资产的15.12%,占净资产的28.87%,是当年净利润的近3倍。其中,华谊兄弟上述两项最主要的商誉均源自2015年影视业大热时的并购。

  深交所要求华谊兄弟逐项列示前述商誉形成过程,结合各标的历年业绩承诺的完成情况、各商誉出现减值迹象的具体时点、预计计提的减值金额等,说明2019年度计提大额商誉减值的原因和合理性;结合形成商誉相关资产的行业情况及政策,商誉减值测试过程中的重要假设、关键参数等减值测算过程,说明以前年度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本次商誉减值准备计提金额是否合理准确,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两年亏光上市来盈利

  2月6日,因为2019年大幅预亏超39亿元,华谊兄弟(300027)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进一步说明业绩大幅亏损的原因以及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等。加上2018年亏损额,华谊兄弟两年将亏光上市来的全部盈利,背后既有早年行业大热时华谊兄弟并购背负的巨额商誉冲击,也折射近年影视业面临低潮和正在生变下,但自身关键作品乏善可陈。

  大众证券报记者查阅华谊兄弟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华谊兄弟商誉余额仍高达19.47亿元,包括收购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下称“东阳浩瀚”)形成商誉余额7.49亿元,以及收购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东阳美拉”)形成商誉余额7.44亿元。

  回溯华谊兄弟1月23日晚间披露的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亏损39.62亿元-39.67亿元。华谊兄弟称,主要原因为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长期股权投资及其他资产减值准备以及报告期内公司主投主控影片缺失等。

  但华谊兄弟对东阳美拉、东阳浩瀚的并购,市场不无担忧。华谊兄弟并购账面价值1.36万元的东阳美拉时,双方约定每年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并且每年增长15%,东阳美拉能否完成业绩承诺,基本取决于冯小刚的影片能否大卖。还有华谊兄弟并购东阳浩瀚影视时,虽然称后者业绩承诺完成率极高,但其仅成立一天、投资者质疑是一家空壳公司。尤其是当时市场认为两项收购还存在这样的问题:如果业绩在期限内达不到承诺,补偿方案不合理,尤其是损害了小股东的利益。

  从中国电影(600977)票房能够看出2015年前后影视业的火爆。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首次突破400亿元,达到440.7亿元,较2014年增长45%左右。而2012年到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短短数年便完成了100亿元级别到400亿元的爆发。

  由于疫情的冲击,今年春节档还遭遇暴击,但上述人士称,《囧妈》从院线撤档转为网上播放,也给影视业提了个醒:一方面,观影渠道可能迈向互联网化;另一方面,无论是宣发、观影形式如何变化,优质内容才是关键。

  财报还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华谊兄弟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达32.52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2.13亿元。同时,其2019年申请的银行授信期限均为一年,也就是2020年1月,可能将有11亿元的银行授信到期。今年1月来,华谊兄弟发出多份关于银行授信的相关担保公告。

  然而,影视业2018年陡然生变,“阴阳合同”事件爆出,一方面激发了市场对之前影视业相关并购高溢价、业绩能否兑现的忧虑,另一方面国人对部分影视明星来钱太快、太容易的不满情绪上升,影视市场高增长终结,2017年来中国电影票房增幅只有10%-20%左右,去年票房642.66亿元同比增长不到7%。

  本周一,华谊兄弟股价创下3.43元的7年来新低(前复权),尽管之后反弹,但6日收盘价3.69元仍处于历史低位。

  如今,华谊兄弟面临流动负债高企、大股东高比例质押等情况。1月3日华谊兄弟公告,截至公告日,王忠军持股6.30亿股,持股比例22.58%,累计质押5.72亿股,占所持股份比例的90.90%。王忠磊持有1.68亿股,持股比例6.02%,累计质押1.67亿股,占所持股份比例的99.67%。

  华谊兄弟上述两项并购的业绩承诺也并未兑现,2018年起,商誉减值开始冲击华谊兄弟业绩,加上行业整体步入低谷,华谊兄弟迎来困境,华谊兄弟从2017年的盈利8.28亿元陡然巨亏10.93亿元。有要求不具名的院线上市公司人士还表示,华谊兄弟近年的电影可能未把握到中国影视市场的微妙变化,作品较少的同时,也没有像《战狼2》《流浪地球》《哪吒》《唐探》《误杀》这样,能把握到观众期待更多优质的、真正中国特色或者类型片的关键作品。

  2015年,华谊兄弟以10.5亿元收购东阳美拉70%的股权,由此给华谊兄弟带来高达10.46亿元的商誉。同年10月22日,华谊兄弟发布重大资产收购计划,拟以7.56亿元收购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称“东阳浩瀚”)的艺人股东或艺人经纪管理人合计持有的70%股权,形成了7.49亿元商誉。